杏鑫汽车配件【杏鑫平台官网】

杏鑫注册_拾级而上创新高 沃尔沃股权正式交割十周年 在华收获百万车主

这次交割是中国汽车工业并购史上的一个奇迹,它既是一个象征,也是一个全新的起点。自此以后的十年间,沃尔沃汽车作为唯一一个中国人拥有的全球豪华汽车品牌,与吉利控股集团充分发挥协同效应和体系优势。沃尔沃汽车已成为真正的全球化汽车企业,更即将收获在中国的第一百万个车主,以成熟的体系力领跑未来智能出行。 以人为出发点,沃尔沃汽车坚持“安全即豪华、健康即豪华、环保即豪华”的本真豪华观。93年来,沃尔沃汽车始终是原发性创新的开拓者和行业标准的引领者,持续改变和推进人类生命进程。 将品牌豪华观融入时代,以人为中心的产品契合消费需求,也让沃尔沃汽车在2020年顺利应对市场波动,今年1-6月累计销售65,601辆汽车,连续三个月实现同比两位数增长,更即将收获在华第100万个车主。 以全球化思维,指导本土化体系运营 笃行“享我所想、履责于行、护我所爱”的承诺,十年间,沃尔沃汽车以全球化思维指导本土化体系运营,建立起一套完整、高效、符合市场和企业本身特性的组织结构和机制,已完成在以中国为核心的亚太、欧洲、北美三大本土市场的战略性布局。在研发、采购、生产和销售等方面,沃尔沃汽车均实现了全球范围内本土资源的优化配置,能够高效响应全球市场和消费者需求的变化,灵活应对全球经济环境和产业结构的波动。 前瞻布局未来,领跑智能移动出行 沃尔沃汽车已前瞻布局,与谷歌、优步、英伟达、百度、华为、中国联通、阿里巴巴、高德、科大讯飞等科技公司深入合作,通过创新式地强强联合,拓宽汽车产业的边界,共同推动新技术的研发与应用。 以消费者需求为出发点,沃尔沃汽车打造以数据驱动的全新一代营销平台,利用大数据细化用户需求的颗粒度,构建消费者、经销商与沃尔沃汽车之间“三位一体”的数字化生态。沃尔沃汽车将能与客户更直接沟通,并引导经销商向更加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角色转变。 十年,起于开放与前瞻,决于创新与责任。十年前股权的成功交割,成就了十年后沃尔沃汽车的乘风破浪。十年,不负韶华,沃尔沃汽车继续滚滚向前。

杏鑫测速注册_福特二季度净利润11亿美元 中国销量增长明显

7月31日,福特汽车公布了二季度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内容显示,福特汽车二季度营收194亿美元,同比降低50%。二季度净利润11.17亿美元,主要受惠于大众汽车入股福特自驾业务Argo AI的35亿美元带来特殊收益。 排除这部分收益后的调整后息税前利润(EBIT)为负19亿美元,市场预期亏损48.02亿美元,去年同期盈利1.48亿美元。 受疫情影响,福特在其经营的全球范围内每个地区都出现亏损,其中在欧洲亏损6.64亿美元,在中国亏损1.36亿美元。福特信贷本季度实现利润5亿美元,但低于2019年第二季度的8亿美元。 福特汽车表示,截至本季度末,其拥有超过390亿美元的现金,有足够的资金在年底前使用,而无需采取其他融资行动。7月27日,福特偿还了154亿元循环信贷额中的77亿元,并延长了其三年循环信用额度中的48亿美元。 斯通表示,有利的定价和良好的运营执行使销售的复苏快于预期。他预计,只要经济状况保持良好,且不出现生产中断,第三季度经调整后的税前利润将在5至15亿美元之间。 预计第三季度调整后息税前利润有望实现本年度最为强劲的表现,主要依靠全新F-150、纯电动车型Mustang Mach-E、传奇全新福特Bronco车型在第三季度的上市计划正在稳步推进,将成为福特加速转型和提升利润的关键因素。 本季度,福特的全球汽车出货量为64.5万辆,同比降低53%。其中中国区第二季度销售实现增长,其4月至6月在华的汽车销量同比增长3%至158,589辆,这是近三年来在中国的首次季度销量增长。 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下,长安福特是为数不多的实现逆势增长的车企。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长安福特销量同比增长8.7%;销量结构占比中,中高端车型销量占比持续提升,车型价格体系稳定。

杏鑫测速_从成都车展第三代哈弗H6亮相 看国民神车到全球神车的未来跨越

前不久,成都车展上第三代哈弗H6的惊鸿亮相,打消了这一疑问。“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定位于Z世代全球智慧座驾的第三代哈弗H6,将以怎样的进化,坐稳冠军宝座,并迎击全球车市竞争? 从每一代哈弗H6的迭代进化来看,不难发现哈弗品牌对国民消费者需求的深度洞察。而在第三代哈弗H6上,更将“懂你”发挥到极致。 诸如动力系统等硬件的升级,对于燃油车来说是很难实现的,用户不得不跑到4S店升级。但是第三代哈弗H6却做到了这一点,支持整车FOTA升级,无论软硬件,让你随时用的都是最新的版本。它还支持超L2级自动驾驶,拥有全场景AEB自动紧急制动、智慧躲闪、智能过弯等22项先进的智能安全功能,尤其是AEB紧急制动的十字路口识别功能,为业内领先技术,另外自动循迹倒车功能,可实现50米原路返回,这一功能首次在非豪华车上搭载。从这些技术上的突破升级,可见新一代国民神车确实做到了想用户所想,把用户的出行体验放在第一位。 (第三代哈弗H6高强度钢车身) 今年上半年,中国车市经历短暂低谷之后,迎来强劲反弹,尤其SUV市场回暖速度远超轿车市场。2020上半年,轿车市场每月销量均低于去年同期,而SUV市场自4月开始销量均超过去年同期。可见,SUV市场虽竞争激烈,但依然不乏增长空间。三代神车迭代进化,筑就了神车王朝。而第三代哈弗H6的出现,则又一次成为了中国车市的焦点。全面升阶的新一代国民神车,为SUV市场注入了新鲜活力,重新树立了全新时代SUV标杆。 剑指全球 与合资车型形成正面交锋 在生产研发层面,“七国十地”研发中心和“11+5”全球化生产体系,为第三代哈弗H6挺进全球市场打下了坚实基础。值得一提的是,第三代哈弗H6是长城柠檬平台的首款战略车型。柠檬平台定位于全球化高智能模块化技术平台,具备超前的智能化、超全的延展性、超强的安全防护、超高的能效比、超凡的全球品质,且支持左舵右舵、不同尺寸、不同动力等车型的研发,为第三代哈弗H6走向国际市场提供了充分的平台技术支持与保障。 全球化征程道阻且长,国民神车正奋力迎战。去年,哈弗H6全球销量入围全球TOP10行列,且超过了合资车型日产奇骏。未来,第三代哈弗H6有望代表中国汽车,征战海外市场,成为全球SUV畅销车型,完成从国民神车到全球神车的跨越!

杏鑫平台注册_大众上半年亏损8亿欧元 迪斯再获监事会支持

当地时间本周四,大众汽车集团公布了上半年运营状况。受新冠疫情影响,该公司全球累计销量同比下滑27.4%至389.31万辆;销售收入为961亿欧元,同比下降23.2%;息税前利润降至14亿欧元;调整后的运营亏损为8亿欧元(9.4亿美元)。 大众削减派息的行为意在保证现金流,在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二季度,大众共支出23亿欧元。数据显示,大众二季度营收下滑37%至411亿欧元,与彭博社分析师预测大致一致;此外,该公司二季度亏损23.9亿欧元,上年同期则是盈利51.3亿欧元。 对大众来说,将业务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至关重要。此前,大众推出了重要的新款高尔夫掀背车,并计划在9月开始向客户交付纯电动ID3——该车型是大众用来满足欧洲更严格排放规定的关键棋子。 另一方面,大众集团还澄清了此前关于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被排挤的传言,并在迪斯与劳工领袖就超预期裁员问题发生冲突时,主动发表了一份支持迪斯的声明。

杏鑫注册_第一季度利润同比下滑76.3%,丰田如何绝境求生?

丰田第一季度表现实属惨淡。 销量上,丰田第一季度汽车综合销量为115.8万辆,去年同期销量为231.8万辆,同比下降50%。其中,旗下雷克萨斯品牌销量下降了69%,超出5月份的60%下降预期。 日本和北美市场的销量减少对丰田收入的影响最大。2019年一季度,丰田10.3%的毛利润来源于日本市场,而今年同期日本市场只贡献了丰田2.9%的毛利润。北美市场甚至入不敷出,营业收入从去年的1076亿日元骤降为亏损977亿日元。 “关厂、削减产能”是丰田在本土及北美市场业绩断崖式下滑的重要原因。相比之下,疫情得到良好控制的中,给丰田带来极大的“慰藉”。 丰田正在抱紧中国市场“大腿” 除此之外,丰田也在加速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布局。今年6月,丰田联合中国一汽、东风汽车集团、广汽集团、北汽集团、北京亿华通签署合营合同,成立“联合燃料电池系统研发(北京)有限公司”,总投资额约为50.19亿日元,其中丰田占比65%。 当前,尽管丰田2020年第一季度销量惨淡,相比5月份的销量预测,丰田仍将全年销量预测上调了20万辆到720万辆,这也显示出,其对全球市场回暖抱有极大的信心。 在软件布局上,丰田也是重拳出击。上月底,丰田宣布正式成立一家新的控股子公司,专注于开发自动驾驶、新的汽车操作系统以及高清地图等软件业务。新公司将于2021年1月开始运营,计划启动资金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32亿元)。

杏鑫平台注册_马斯克:特斯拉仍有可能搬出加州

(Model S;图片来源:特斯拉官网) 然而3个月之后,马斯克再次提到了将特斯拉总部搬走的可能性。本周马斯克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毫无疑问,短期内我们的总部将留在加州。但是从长期来看,我们还要看情况而定。”马斯克并未明确说明可能将总部搬到哪里,但是在此前的威胁中他曾表示,特斯拉是否会留在加州,“取决于特斯拉未来享受的待遇”。

杏鑫注册_广汽新能源,画这么大的饼给谁吃?

酒香还怕巷子深,在做好产品的同时,自主车企也都开始舍得在营销方面下功夫了。这方面要找出个代表,相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都会是吉利汽车。借着近些年与沃尔沃品牌、技术融合的东风,以及一系列海外并购带来的高关注度,吉利汽车大刀阔斧的“品牌向上”营销,可谓是收获满满,企业形象有了质的提升。长城汽车最近也在营销方面摸索出了自己的门路,只要接地气,怎么反传统就怎么来。大狗、白猫、花猫,坦克等,一个个“土味”车名接连亮相然后被吐槽的背后,是各界人士群体性自发的“围观”,轻松收割了一波又一波的市场关注。 喧宾夺主的 “黑科技” 图片来源:广汽新能源官图 广汽集团的科技日上带来了基于广汽新能源Aion LX车型打造的广汽首款氢燃料电池车——Aion LX Fuel Cell,还带来了号称是具备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3DG石墨烯制备技术,据官方说法,广汽新能源的石墨烯材料要应用在快充锂离子电池、超级电容、锂硫电池和轻量化车身材料等多个领域。 吹牛是会被打脸的 盖世汽车研究院资深分析师指出:“目前,国内发展氢燃料汽车的核心技术产业链相对薄弱,不少核心部件严重依赖进口,成本高,工程化能力低。制氢、供氢、储氢和加氢等氢能源基础产业链技术和资源都比较欠缺,相关的基础配套也比较差。”现阶段显然还不是普及氢燃料电池车的最佳时机。 广汽新能源超级充电站,图片来源:广汽新能源官图 石墨烯结构图,图片来源:广汽新能源官图 有从事材料研究的业内人士透露,石墨烯材料具有不错的导电性,作为导电剂,在动力电池中石墨烯确实有一定的应用前景,当然,要大规模应用还要解决成本和技术难题。针对广汽应用了石墨烯材料的电池8分钟就可以充电85%的说法,该业内人士表示,广汽方面并没有公布电池的体积能量密度、质量能量密度等核心性能指标。只谈充电速度,目前市面上八分钟充满电的电池都有,至于能不能在电动汽车上量产使用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广汽新能源成立的时间不长,2017年7月广汽集团将自己旗下的新能源业务进行了分割,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广汽新能源。虽然是新成立的公司,但承载着广汽集团拥抱电气化未来重任的广汽新能源,在营销方面可是丝毫不露怯,要赶超特斯拉这种新造车企业经常会喊的口号,广汽新能源也用的很熟练。在Aion品牌旗下第二款车型Aion LX上市的时候,广汽新能源副总经理肖勇就面对媒体放话:“我们上市选择上海,就是要和特斯拉比一比。” 甚至,广汽新能源还组织了Aion LX挑战 Model 3的实测活动,结果不出意外肯定是Aion LX“大获全胜”,但收获的实际效果却是各界的一片质疑之声。两款车的电池容量相差近20 kWh(Aion LX高续航版本电池容量为93kWh,Model 3长续航版本电池容量为75kWh),简单对比两款车的续航意义何在?本来Aion LX超大的电池容量是一个不错的宣传点,但广汽新能源硬是用一场很容易就能看出漏洞的“作秀”,把宣传亮点变成了槽点。 Aion V,图片来源:广汽新能源官图 愿意做营销不是坏事,主流自主车企中吉利、长城等都已经尝到过做好市场营销的甜头,广汽新能源宣传自己也是无可厚非的问题。但这家传统车企中的新兴公司明显更加专注于营造噱头,自身不错的整体实力反而经常沦为了陪衬。总想主观上制造关注点而不是靠客观的实力吸引人,结果往往是弄巧成拙闹出笑话。广汽新能源的市场营销,辜负了一手好牌。

杏鑫测速注册_营收腰斩、利润亏损188亿,日产调整期亟待V型复苏

标致雪铁龙(以下简称PSA)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曾把当下的全球汽车制造业形容为“完全达尔文时代”,弱肉强食,那些不能适应优胜劣汰丛林法则的车企,将逐渐消失在无声厮杀的红海里。 作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最大的销量和利润来源,日产的业绩表现直接影响了联盟发展的走向。在过去的2019年,虽然日产的各项核心指标已出现明显滑坡,但该公司依旧以517万辆的销售体量占据联盟50%的销量份额,重要性不容小觑。 利润亏损188亿元 显性数据表明,日产在过去三个月累计销售额为1.17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782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50.5%,全球销量为64.3万辆,同比减少48%。不仅销量和销售额双双腰斩,另一个关键指标,利润最终呈现的数据上,日产这一季度的下滑幅度亦跌出新高度—— 纯利润更是亏了2856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88亿元),和去年的64亿日元(折合人民币4.2亿元)相比,同比下跌了4560%,亏损额接近同期盈利额的50倍。 在季度业绩发布的同一天,日产公布了2021年3月期全财年的业绩预计,首席执行官内田诚在新闻直播现场对外表示,公司全年的营业赤字或将达到4700亿日元,同比下滑1059%,接近11倍,创下公司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亏损纪录。 当然,这样的预期,仅仅是建立在新冠肺炎不会大规模卷土重来的基础上,如若第二波疫情继续肆虐,最终结果或将更为糟糕。由于收益和自由现金流非常艰难,日产决定这一财年推迟分红支付。 横向对比,日产在美国49.5%的跌幅已超过大部分竞争对手,为17.7万辆,而在日产内部,北美地区全年销量的预期也在全球垫底,预计跌幅将高达24%。 V型复苏何时到来? 如果连续2年出现财年赤字,这将是继经济危机后1998-2000年连续3年陷入连续亏损的第一次,而该公司所面临的经营低谷,不亚于20年前的破产危机。另外,自经济危机以来,这也是日产11年来首次出现年度分红延期。 其中,《读卖新闻》以《销量持续下滑》(贩売减止まらず)为题,发表了“如若日产不能走好电气化转型的关键一步,后续将继续面临更艰难困境”的评论;《日本经济新闻》也在《复兴的前路道阻且长》(复活の道険しく)一文中指出,即使新政权启动大刀阔斧的改革,最早也要一年半才能见效。 没错,新冠肺炎的突袭,让全球车市和汽车上下游产业链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创伤,但是,疫情“黑天鹅”的出现,对于每一家制造商都是公平的。越是身处艰难之所,一家企业的硬实力越是显现,横向对比,日产的处境远比其它竞争对手艰难。 同属日系阵营的本田和丰田,只需在疫情突袭后卧床疗养,日产却因自带一系列的基础疾病,很难在短期内恢复元气。 根据丰田的预测,该公司7 -12月的国内生产有望恢复到疫情前的九成,斯巴鲁也在7月下旬恢复国内工厂的正常生产,但反观日产,位于枥木县的工厂直到7月依旧在调整生产,与同属日系的竞争对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对于日产,这已经是最乐观的情况。

杏鑫测速注册_亏损创11年之最,马自达如何熬过三年产品空窗期?

按照今年的计划,恰逢100周年的马自达将用不同的形式给自己庆生,他们不仅计划在3月的日内瓦车展上组织一次更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在公司5月的策划里,还将邀请全球媒体和成千上万的粉丝,共聚天气转暖的广岛,见证另一场周年纪念主题的盛举。 疫情对马自达影响有多大? 有日本分析师预估,按照该公司全球180万辆的产能来计算,即使暂停的期限延迟到5月底,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对马自达新车生产的影响也将累计13万辆。可最终的情况是,马自达在今年7月底才基本结束日本、墨西哥和泰国等地的生产调整,最快也是从8月起,才能恢复疫情前的正常生产体制。 横向对比,丰田在日本本土的年产能约为300万辆,马自达现阶段约为100万辆,综合两者全球销量规模,可见后者国内生产占比之高。 那么,新冠肺炎对马自达业绩打击有多大? 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新车销量大幅度下滑,以及零部件销售的不理想。马自达在4-6月累计发货量(批发量)较上年同期减少了19.7万辆,零部件销售额也同比减少了1044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9亿元)。虽然公司在成本控制和费用压缩方面有了一定成效,但依旧无法抵消销售层面的高额损失。 从全球范围看,马自达在今年上半年累计销售55.7万辆新车,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25%,日本本土下滑了14%,为8.9万辆,中国市场销售9.7万辆,同比降低8.5%,美国市场12.88万辆,减少了7%。销量下滑最严重的是欧洲市场,过去半年销售了约7.3万辆,同比下跌48%。 关于2021年3月期全财年的业绩展望,马自达预测累计销售额将同比减少16.9%,为2.85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879亿元),营业利润亏损4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26亿元),同比降低191%,净利润亏损9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9亿元),同比减少844%。 被调整的中期经营规划 马自达曾于2019年5月制定了面向未来的中期经营计划(2020年3月-2025年3月),以全球销售180万辆为目标,销售额实现4.5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2958亿元)的突破,营业利润率则计划达到5%以上。基于现阶段艰难的经营环境,该公司决定将这一计划的实现时间推迟一年,也就是截止到2026年3月完成。 “很遗憾,不能兼顾销售质量和体量的同步增长”。在最新财季的电话沟通会上,董事古贺亮流露出对业绩增长乏力的焦虑。产品直接影响销量,而销量的变化又影响公司战略的调整,对于马自达来说,最源头的产品,正在为未来几年艰难的市场表现埋下伏笔。 按照马自达的中期经营计划,该公司希望以提高每辆车的利润率来增加整体盈利能力。但是作为产品的销量先锋,新款Mazda 3在美国早在去年就遭遇了价格偏高导致的入门级车型销售遇冷,新车效应不达预期;即使是在中国市场,Mazda 3也因其动力总成和外观没有太大变化,且价格优势不明显而广受诟病。 据日本研究机构分析,从当下的规划来看,马自达最早也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利润的回升,当然,这也只是触底反弹的“理想状态”,即使所有指标“发挥正常”,未来几年的脚步已注定艰难。 从产品规划图上可以看出,在过渡期的2020-2023年,销售引擎将依旧以中小型车为主,但2023年之后的爆发期,大型车将贡献越来越多的销量和利润。 未来三年新车缺乏 在日本本土,预计到2023年3月期财年正式投入Large商品群为止,马自达的多个主力产品将不会引进新车。这也意味着,从2019年上市换代的Mazda3和CX-30开始,该品牌未来2-3年的时间内将不会推出全新换代的热销车型,如若竞争对手在这一空白期进行全面换代,客户流失的风险就会提高。 与丰田共同出资建立的美国阿拉巴马州新工厂,工程进度由于新冠肺炎感染的扩大而出现了各种问题。董事古贺亮坦言,新工厂能否在2020年按工期正常施工,现阶段依旧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如果新工厂在2020年能正式启动,马自达将增加年产15万辆的生产能力,在世界范围内可实现约200万辆的产能。 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的因素,马自达从3月底开始的生产调整一直持续到7月份,该公司位于广岛的宇品工厂和防府工厂,加上泰国、墨西哥等多个据点,4-6月的累计新车产量仅达到约8.1万辆,还不及疫情前单月的产量,在生产端,较2019年同期的业绩减少了约23万辆。 今年7月,马自达向日本三大银行及其他机构申请了30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97亿元)的贷款,以应对疫情对现金流的进一步冲击。而承压的丸本明社长,现阶段肩负着三大任务—— 但对于现阶段的马自达来说,这些都不是易事。

杏鑫测速_斯柯达的落寞谁懂得?

六月的某周末,斯柯达在莘庄仲盛商城办了一场优惠活动,旗下柯米克和速派等车型纷纷上了展示区。活动联系到再往前一个月的上汽五五购车节,海报上写着“五五购车节最后一天”,像极了大学城里步行街廉价服饰门店转让时的“抽血大甩卖”。 在这个固定外租的汽车展示区里,之前也有过蔚来、吉利、广丰等品牌停留过,比起无人问津的斯柯达,它们至少吸引过行人的驻足讨论或者拿出手机拍照。由于太过冷清,展区里的工作人员也很无聊,要么刷手机,要么相互搭话,甚至还有直接睡着的。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次活动只是一次形式上的任务,再靠着购车节的余热刷一下存在感,无关KPI。 数据显示,2019年斯柯达在华销量为28.2万辆,同比下滑17.3%。要知道,就在2019年初,上汽大众斯柯达方面曾提出了年销50万辆的目标。今年上半年,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斯柯达销量仅为7.74万辆,大幅下滑38.5%,这还是在四月开启全系降价之后的成绩。 品牌定位带来的尴尬 和上海大众签订入华协议的一年后的2006年,这个百年品牌开始了中国市场的投产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斯柯达相继引入了明锐、晶锐、昊锐、昕锐,这些品牌一个接一个地上市也就说明了当时斯柯达的入华之路比较顺利。 那时,斯柯达这么做是有底气的。明锐当时的发展势头正盛,斯柯达在华总销量也已超过200万辆,加上斯柯达品牌历史悠久,不乏底蕴,想要以独立品牌的形象在中国汽车市场谋求新的发展,顺理成章。 尽管优惠力度如此之大,优惠车型覆盖全系,但从上半年累计销量不足八万的销量表现来看,全系降价仍未解决问题。另一方面,产品趋同大众加上价格打折之后的品牌价值下滑,这是斯柯达不想看到,甚至不愿提起的。 产品端来看,斯柯达速派和大众帕萨特、斯柯达柯迪亚克和大众途观L、斯柯达明锐和大众朗逸、斯柯达晶锐和大众POLO这几款车,除了车标的区别外,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三大件都一样,甚至一部分车型还能拥有全球化的平台和不少先进技术,但就市场反馈而言,有别天渊。 “斯柯达销量的大幅跳水,既有其品牌定位、车型配置老旧导致产品力不足等自身问题,也有外部市场环境变化的因素。”有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而外部因素中,无疑是捷达的出现。是的,大众的亲儿子捷达出来后,价格下探,市场认可度高,使得斯柯达的市场收窄,甚至“德系守门员”的称呼都保不住了。 从减配开始的产品祸端 在明锐车型诞生的10年后,第二代明锐登陆中国,由上海大众负责生产销售。那时(2007年),中国市场的合资品牌A级轿车最红火的莫过于捷达、桑塔纳和凯越等车型,而明锐不同于这些车型,它有着更大空间的掀背式尾厢、更舒适的底盘表现、更低廉的价格等,这些优势让它迅速圈粉了许多消费者,最高月销量甚至超过了3万辆。毫无疑问,在斯柯达旗下其他车型不温不火的反衬下,明锐算得上是一款明星车型。 为了单车利润,第三代明锐接连取消了多连杆式独立后悬,去掉了2.0T、1.8T动力的选择,明锐在配置方面也比不过同级别的其他对手了:前后排侧气囊、头部气囊、LED日行灯、ESP等安全配置没有标配。此外众多车主反映的车内劣质隔音材料散发的严重异味让明锐遭受着“毒内饰”的拷问。可惜斯柯达的售后并不能及时解决用户的问题,这样店大欺客的心态不禁让消费者感到心寒。 减配的做法同样出现在柯迪亚克和明锐旅行版上。相比海外原版车型,国产版柯迪亚克的价格实在是和其配置不在一个层级。没有Sportline套件、取消自适应大灯、后转向灯减配为卤素灯、部分内饰搪塑、植绒材料换为硬塑料、隔音棉减配、后排侧气囊、气帘减配、DCC动态底盘、全景影像、陡坡缓降、无线充电、后排桌板等均消失。 “no 作 no die,why you try”,在市场对于斯柯达迷惑行为感到不理解的时候,捷达品牌独立了。而随着捷达品牌的独立,大众似乎有意让斯柯达进行市场下探,通过降低产品定位和售价让斯柯达和大众品牌进行错位竞争,同时打压自主品牌。但目前主流自主品牌早已过了当年没有竞争力的阶段,斯柯达并无优势。 为了应对消费者需求日益多元化的中国汽车市场,入华已十余年的斯柯达已经步入了品牌改革的深水区。斯柯达所反映出来的落寞,正是目前很多合资边缘品牌的困境,虽未退市,但品牌发展陷入困境,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从2005年签约落户上汽大众,到如今达成300万辆成就,这对斯柯达品牌而言,绝对是一个里程碑,一个值得庆祝的成就,但今后如何在中国市场走下去,是斯柯达绕不开的问题。与此同时,留给斯柯达的时间,不多了。